• 回复@不能这样啊:又钓出一个老蚕! 2019-04-22
  • 心慌别忍着 可能是房颤 2019-04-22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1
  • 河北永清:小麦丰收秸秆变宝 2019-04-21
  • [微笑]这篇写得不错,没有逻辑上的问题!不过咱估计不会讨小萌们喜欢。 2019-04-18
  • 「社会人」小猪佩奇过气了,但年轻人还爱着它 2019-04-11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4-11
  • 无论是否想怀孕 这串数字女性要知道 2019-03-31
  •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出席嘉宾精彩演讲 2019-03-31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3-21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8-12-30
  • 今晚暴雨预警!端午过后除了世界杯还有梅雨等着你 2018-12-26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8-12-26
  •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8-11-17
  • 贵州快三开奖 > 万古邪帝 > 第2898 论捡漏 多亏你

    贵州十一选5:第2898 论捡漏 多亏你

    荀松面色苍白,闻言强笑点头。
      
      迄今为止,他这辈子碰到过三次种魔将。
      
      第一次,他和所在的小队碰到了一位重伤濒死的种魔将。
      
      因为对方的状态,让他们滋生了捡漏的心态。
      
      而捡漏的行为,则导致他所在的小队覆灭了八成,而他也被濒死种魔将的一阵神操作,给丢得远远儿的等死。
      
      第二次,他刚和三位师兄会面,就碰到了五位种魔将。
      
      本以为自己在第一次就该树立对种魔将的恐惧,但直到自己一位师兄用生命为他们争取了短暂的喘息之机,从而得以启动断梦瓶逃生时……
      
      他才明白哪怕自己差点死过一次,对种魔将有多可怕的认知,也太过肤浅和苍白。
      
      第三次,他身旁有十位齐天围绕,更有一座混元仙宗内的宗老刚刚发明的一座针对种魔将的大阵庇佑。
      
      他本以为此次面对五位种魔将,斩杀对方是手到擒来的事……
      
      但最终,五位种魔将只是三死,给逃走了两位,而且对方最后关头所迸发的恐怖杀伐,更是让自己的十位齐天师兄个个受伤。
      
      伤到何种程度?
      
      需要呆在原地,等待外人救治的程度。
      
      此时的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种魔将了。
      
      因为对方的恐怖,超越了他想象的极限。
      
      同时这种感觉也让他明白了一件事
      
      “小师弟,这下你该明白,当初你的捡漏之举,是多么的鲁莽了吧?”
      
      躺在他身旁的,是最先寻到荀松的风师弟。
      
      这句话,他说得很是感慨。
      
      因为这次战斗也刷新了身为齐天的他,对种魔将既有的认知。
      
      说穿了,和种魔将接触太少的他,从来没真正了解种魔将。
      
      连他都如此,更何况还不是齐天的荀松。
      
      众人见风师弟开了头,便也开始了善意的劝告。
      
      “别说小师弟你,便是师兄我,都不是种魔将的对手啊……”
      
      “在齐天境中有一个说法,即使碰到了重伤的种魔将,在独自一人的情况下,也有多远走多远……”
      
      “小师弟是初生牛犊,勇气可嘉,但种魔将这种东西,不是光有勇气就能对付得了的?!?br />  
      “日后碰到种魔将,小师弟可千万谨记,有多远跑多远……”
      
      ……
      
      荀松从善如流,笑着一一回应着。
      
      他很清楚自己在宗门内,尤其是在师尊这一脉的地位。
      
      他也给了自己一个很准确的定位。
      
      所以他知道,这些话若不是严重到一定程度,众师兄是绝对不会对自己说的。
      
      因为这样很有可能就导致他对众师兄滋生不快这一点,是众师兄绝对不愿意发生的。
      
      但他心中,真的滋生了不快。
      
      他的人生,是光辉的人生,是没有污点的人生。
      
      遇到重伤濒死的种魔将进而行愚蠢的捡漏之举,或许算是。
      
      当然,若在捡漏之后,没有遇到那么多糟心的事,众师兄的劝慰,并不会让他不快。
      
      很可惜,他遇到了。
      
      他不仅被拾荒者救了。
      
      还给救了两次。
      
      而且这两次就他的人,还是同一同两个人。
      
      这才是实打实的污点。
      
      而这个污点就让让他有种若非我捡漏失败,也不会碰到如此糟心之事的认知。
      
      这认知一出来,捡漏,也成了实打实的污点。
      
      所以众师兄对他的劝告,也变向地成了对他人生污点的攻击。
      
      “呵呵……”所以荀松笑了,看了看众师兄,用玩笑一般的口吻道,“所以那两位重伤的种魔将,运气真是太好了?!?br />  
      这话一出,众师兄相继闭嘴。
      
      说种魔将运气好,其实就是在说他们整整十位齐天加起来,都不敢行追杀之举。
      
      这是讽刺。
      
      这是软刀子。
      
      这是来自小师弟没有撕破脸的情况下,尤其犀利的反击
      
      你们连捡漏的勇气都没,还有脸说我?
      
      但小师弟,我们是真的为你好啊……
      
      这句话,十位师兄没有一位说出口。
      
      因为这会让师兄弟之间刚刚产生了裂痕,迅速扩大。
      
      他们能够做的,也仅仅是笑着附和。
      
      “那可不?”
      
      “追杀重伤的种魔将,啧……这种事没有人敢做的?!?br />  
      “除非……”
      
      “除非什么?”
      
      “除非是那里出来的齐天……”
      
      “古天梯!”
      
      “对!”
      
      “小师弟,你若能进古天梯历练百万……不,甚至只需十万年,种魔将算个屁!”
      
      ……
      
      众师兄的你一言我一语,让荀松心情渐渐好了些。
      
      古天梯,不仅是他身份地位的源头,更是他所追求的目标。
      
      身为师尊一脉最有希望进入古天梯的他,前途是无法限量的。
      
      如今他缺少的就是一件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功。
      
      一旦他立了如此大功,便拥有了尝试进入古天梯的资格。
      
      而这,也是他冒险捡漏的初衷所在。
      
      思及此处,荀松就觉得众师兄没那般讨厌了。
      
      “毕竟我若死了,还谈什么古天梯,还谈什么身份地位……”
      
      想了想,受伤最轻的他勉强举起双手,朝众师兄抱拳,歉声道:“多谢诸位师兄指点,师弟受益匪浅?!?br />  
      “哈哈!”
      
      “师弟客气了?!?br />  
      “其实我们也没教你什么……”
      
      “只是告诉你,这片天地,没人敢捡种魔将的漏而已……”
      
      ……
      
      一干同门正因荀松突然转变的态度而谈笑风生……
      
      远处的天,就发生了变化。
      
      “咦?”
      
      “这,似乎……”
      
      “是种魔将和齐天之间的战斗异象?”
      
      “看上去又不太像,这动静……有点小吧?”
      
      “可能是因为太远了,要不……”
      
      “别鲁莽,万一打草惊蛇将种魔将引过来,那就惨了!”
      
      “可能是路过的哪个齐天,碰到了那两位重伤的种魔将中的一个吧……”
      
      “嘿,还真有不怕死的!”
      
      “小师弟看到没,说是重伤,但还能闹出此等动静的种魔将,谁敢言捡漏?”
      
      ……
      
      荀松点点头,心中却有些不以为然。
      
      “半步齐天的我,捡漏是愚蠢之举,但若我真正成就了齐天……”
      
      他正如此想着,远处动静并不大的战斗异象,便渐渐消弭,直至众师兄都无法感应。
      
      “结束了……”
      
      “魔气尚存,齐天气息却没了……”
      
      “哎,结果显而易见啊……”
      
      “可怜的齐天……”
      
      ……
      
      然而,在极远处发生的战斗,并未真正结束。
      
      只是告一段落而已。
      
      这一段的战斗,终于让半截种魔将明白了一件事。
      
      一件让他毛骨悚然的事。
      
      “道祖之身,齐天……”半截种魔将顿了顿,微带颤抖对面前逸散无比浓郁的道祖气息的邪天道,“齐天之,之能?”
      
      全身被打得稀烂的邪天,一双血眸却亮得令人发指。
      
      闻言,他从地上爬起,谦虚地喘着粗气道:“之前不是,多亏阁下相助?!?
  • 回复@不能这样啊:又钓出一个老蚕! 2019-04-22
  • 心慌别忍着 可能是房颤 2019-04-22
  • 紫光阁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 2019-04-21
  • 河北永清:小麦丰收秸秆变宝 2019-04-21
  • [微笑]这篇写得不错,没有逻辑上的问题!不过咱估计不会讨小萌们喜欢。 2019-04-18
  • 「社会人」小猪佩奇过气了,但年轻人还爱着它 2019-04-11
  • 打开水龙头流出“鲜橙多” 南昌县这个小区神了! 2019-04-11
  • 无论是否想怀孕 这串数字女性要知道 2019-03-31
  • 2012年环球时报总评榜出席嘉宾精彩演讲 2019-03-31
  • 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孤寡老人陕西国防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百名大学生志愿者敬老院慰问-陕西教育新闻 2019-03-21
  • 我国将在2020年全面实现养老保险省级统筹 2018-12-30
  • 今晚暴雨预警!端午过后除了世界杯还有梅雨等着你 2018-12-26
  • 柴达木盆地生态保护与治理规划出台 欲提高生物多样性保护 2018-12-26
  • 吉安市长为何深夜暗访城区夜市 2018-11-17